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学生工作 > 学生活动 > 榜样力量:毕业了,扎根大城市,还是到基层去?这位北大硕士告诉你
榜样力量:毕业了,扎根大城市,还是到基层去?这位北大硕士告诉你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 2017-04-28   发布者:   访问次数: 700   [] [] [] [更大]

“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从祖国的心脏北京,到西陲最末梢帕米尔高原上的乌恰县吉根乡,28岁的钟梓欧一路践行着自己的毕业誓言。

一个边境乡,又一个边境乡……3年来,这位北大硕士转战多地,如雄鹰,在帕米尔高原上翱翔。

4月9日,钟梓欧(左)在乌恰县吉根乡哈拉铁列克村村民萨迪克·吾拉依木家中了解牲畜养殖情况。约提克尔·尼加提摄

 

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吉根,柯尔克孜语意为“聚会”。南天山和西昆仑在此聚首,万峰纵横,集纳了天山的雄奇和昆仑的险峻。

4月9日10时,久违的阳光照进萨迪克·吾拉依木家新盖的安居富民房。“咩、咩咩咩……”院子里,小羊羔娇弱的声音一阵阵传来。

羊圈里,两个人低声交谈,谈话内容在20多只刚满月的羊羔身上“打转”。阳光落到不远处的雪山上,漫射开来,明晃晃的,映照得两人脸上的“高原红”浓郁了几分。

抱着羊的,是新房的主人萨迪克·吾拉依木。另一位戴着眼镜、书生模样的青年,正是钟梓欧。

钟梓欧,重庆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乌恰县吉根乡党委书记,北京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毕业的硕士研究生。

“我是重庆崽儿,本科毕业于四川大学。严格来说,我也是西部出身。”一串笑声里,钟梓欧不着痕迹地卸下身上的北大光环。

“毕业的时候,党中央号召我们大学生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新疆向我伸出了橄榄枝。”钟梓欧说。

2014届的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中,报名来新疆工作的,包括钟梓欧在内有4个人。可因种种原因,其他人放弃了,只有钟梓欧只身前来。

2014年出发前一晚,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辑思找他谈心。“他跟我聊起几十年前在内蒙古上山下乡时的经历。那些年,院长当过牧民、做过工人……说起过往,老教授言语间充满人生豪迈。”虽未明说,但钟梓欧闻弦歌而知雅意,“院长这是以自身经历勉励我,到了边疆、到了基层,做人做事不能浮躁、要脚踏实地。”

“好!好!好!年轻人就该干年轻人该干的事。”钟梓欧至今还记得院长拍着他的肩膀说话时的语气。

老师的鼓励加上重庆人的耿直和那股不服输的劲头,“到基层”成了钟梓欧这些年的执念。

“刚来新疆,我被安排到自治区级单位,我向组织提出这不是我的初衷,我要到基层去。过几天通知我,单位调换到乌鲁木齐县,但我还不满意,还不是最基层,就再打报告……”

“顶着北大硕士的帽子,分配的时候受到了照顾。”钟梓欧说。

如此反复,钟梓欧终于如愿以偿,工作的第一个地点是阿图什市阿扎克乡。

2014年到2016年,钟梓欧在阿扎克乡工作了两年。优秀人才到哪里都抢手,他被克州党委看中,调到州机关。3个月后,钟梓欧向组织报告,希望回乡工作,获得批准,由此重回基层,9个月前,他来到了吉根乡。

“组织上把我放到吉根乡,这里既是基层,又是边境乡,可以说是双料‘神经末梢’,这样的工作环境正是我想要的。”钟梓欧说。

4月9日,乌恰县吉根乡斯木哈纳村护边员和边防派出所民警一起巡边。约提克尔·尼加提摄

 

为村民自断水源

到任不久,钟梓欧办的一件事,就让吉根乡哈拉铁列克村党支部书记苏力坦·加依那克对他刮目相看。

由于自来水管道老化和冬季冻裂等原因,多年来,哈拉铁列克村村民吃水非常困难。“在高原上架设一条新的自来水管道,你想想,有多困难?”苏力坦·加依那克说起来直摇头。

钟梓欧把乡政府联合办公楼配套的自来水管网,转给了离乡政府20多公里远的哈拉铁列克村。

包括钟梓欧在内的工作人员想喝口开水,大家自拎水壶出门左拐到100米外的食堂接去;要上趟厕所,到联合办公大楼后方50米的旱厕自行解决……

钟梓欧这种断了自家水源保障村民用水的做法,震撼了苏力坦等一大批村干部。首先表现在工作态度上,“以前到乡里开会,村干部们把摩托车往门口一停,会场空手进空手出。如今,安排任何工作,村干部们带好纸笔,认真听、详细记,回去后一条条、一项项抓紧落实。”苏力坦说。

“同样性质的优惠政策,实施细则上总归有些区别。”钟梓欧说,他给记者举例,中央和自治区大力推行的定居兴牧和安居富民工程,两者在补助款额度上就有些差异。

说到底,还是政策落地问题。该如何解决?基层干部的综合素质和为民办事的决心和意志,起到决定性作用。

如今的吉根乡,经过组织上配齐配强,乡党委工作人员全是30岁以下年轻人,而且全是大学生。“有朝气、有干劲,团队荣誉感和为民服务意识强。”

因为年轻,团队还存在一些问题。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带着梦想和激情到了基层,当初美好的设想往往会遭到现实的打击。

“理想和现实的落差肯定是有的,每个人都会遇到,年轻人尤其容易碰壁。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气馁,坚持下来,才能柳暗花明。只有你沉淀下来了,才会给周围的人坚持下来的勇气和信心。”钟梓欧说。

2014年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任飞跃,就曾遭遇类似情形。“生活一度失去方向感,时间一天天过去,内心焦虑,满脑子都是对岁月蹉跎的恐惧和个人前途的担忧。”

“看看钟书记,女朋友也是乌恰县本地的,过不了多久,就是克州女婿了。向他学习,我不再胡思乱想,真心扎根基层。”一年过去,任飞跃心安定下来了,如今工作起来如鱼得水。

“我们办公室制定了日完成、周任务、月计划,分工很细,个人责任明确。”吉根乡党委办公室负责党建工作的舒琴说。她毕业于四川绵阳师范学院,去年通过公开招考来到吉根乡。“作为年轻人,要不怕吃亏、多学多做,钟书记就是我们的榜样。身在集体,每天都在进步,忙碌而充实的感觉真好。”

牧民生活有了保障,才能安心守边

有人曾打趣说:“大海啊,全是水,帕米尔哟,都是山。”从地图上看,吉根乡就像一只展翅的雄鹰,翱翔在帕米尔高原。这里雪山绵延,边境线悠长。

一边放牧,一边巡边,是当地柯尔克孜族牧民传统的生活方式。

在吉根乡,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是:“每一座毡房就是一座哨所,每一个牧民就是一个哨兵。”即使是书记和乡长,每个月也要骑马上山,完成巡逻守边任务。

“固边富民,顾名思义,就是要将边境乡村建设得美好,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扎实,真正改善牧区的生产生活条件,使牧民安下心、稳得住,这样才能留得住守边人。”钟梓欧说。

傍晚,走在海拔2900多米的帕米尔高原上,雪山和晚霞将整个天际渲染得狂野恣肆。新修筑的高等级公路笔直开阔,直通伊尔克什坦口岸。

“我们的口号是,东岳观日出,西极看日落。”钟梓欧说,在他眼中,“西陲第一乡”和祖国最后一抹夕阳是吉根乡最好的名片。

“帕米尔高原的雄奇险峻、克孜勒苏河蜿蜒的红河谷、柯尔克孜族传承千年的民俗文化、伊尔克什坦口岸便利的交通……无不闪亮耀眼,让人怦然心动。”

钟梓欧已经做好了旅游产业规划:打造“最后一缕阳光”观景平台等系列景点,开发帕米尔高原特产,做大做强吉根乡的旅游品牌,让更多人转移到旅游产业上来,使牧民真正实现“守边不离乡、致富有保障”,是更长远的出路。

……

扎根在帕米尔高原上的钟梓欧,身上北大硕士的光环悄然褪去,而“乌恰县最年轻的乡党委书记”年轻有为的形象分外耀眼。

 

转载自微信公众平台北大选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