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科研管理 > 学术出版 > 著作出版 > 阿富汗的大国政治
阿富汗的大国政治

发布时间: [] [] [] [更大]

名称 阿富汗的大国政治
作者 钱雪梅
出版社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7年6月

著作简介:

      本书的原型是2014年8月提交给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的研究报告,这次出版前更新了部分内容。报告所论核心问题是,阿富汗的大国政治的基本样态是什么?对中国有何影响?

      阿富汗的政治图景十分复杂,大国政治是观察和理解这个图景的一个角度。大国间明争暗斗是19世纪以来阿富汗动荡不安的主要原因,也是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阿富汗难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摆脱困境之关键所在。不过,阿富汗的大国政治不是近代才出现的,而是始终贯穿这片土地的历史进程。地处“亚洲心脏”是它成为大国政治舞台的首要原因。因此,地缘政治是阿富汗大国政治的内核。自古连续不断的强邻入侵和大国角逐,铸就了今天阿富汗的社会结构、宗教文化、国土疆界和政治生态。

      全书分三章。第一章简要勾勒从古代到20世纪末各种类型的大国(或强大民族)在阿富汗角逐的历史,以作为理解当前阿富汗大国政治的基本背景;第二章着力论述阿富汗战争期间各大国在阿利益目标、主要战略和政策。阿富汗舞台上大国林立,但受篇幅和能力所限,本报告只选取其中五个关键国家,即美国、巴基斯坦、印度、伊朗和俄罗斯;第三章论述了中国在阿富汗的利益,并尝试探讨阿富汗的政治生态和大国政治结构对中国的含义。

      本书的主要发现是:

      第一,大国在阿富汗的争夺从来不是你死我活的全面对抗,在较量过程中有重要的合作、默契乃至相互成全。近代以来,大国在阿富汗极少发生正面军事冲突,利益斗争主要通过培植当地代理人来进行。阿富汗的政治文化有利于大国找到代理人。基于代理人模式,大国间的矛盾冲突转化为阿富汗社会内部的敌对和分裂。于是,在大国争夺过程中,阿富汗的地方主义、部落、教派、民族隔阂和对抗不断巩固强化,社会分裂加深。

      第二,阿富汗社会难以驾驭,它不曾真正为外国力量所驯服。其社会整合程度不高,历代喀布尔政权都不同程度地倚靠地方/宗教权威维持统治。然而,面临外敌入侵国土时,内部矛盾重重的阿富汗人却能共同尽力抵御外敌,把阿富汗变成“帝国的坟墓”。近代以来,大国军事征服/占领阿富汗的典型模式是:大国以某种“正当”理由入侵阿富汗——侵略(或征服)初战告捷——遭到阿富汗人顽强抵抗——僵持——外国军队撤离。

      第三,阿富汗大国政治的典型结构是二元竟夺。从19世纪到20世纪,这个二元结构的主体分别以欧亚大陆国家为一方,以世界强国为另一方;两方可能各有国际和当地盟友,但两个大国的领导地位决定了二元对峙格局。到21世纪,这一状况发生改变:新的大国政治是多国同台竞技,各大国之间关系复杂。在当前阿富汗大国政治舞台上,美国是头号主角,但不能统领全局,其权威和地位面临多种挑战。在地区大国中,巴基斯坦和伊朗具有最强大的影响力,印度正成为关键国家,俄罗斯也在积极重返阿富汗。中国在阿富汗的地位和影响力,不符合中国身为邻国、世界经济大国和地区政治大国的身份,也不太符合中国“重视周边”的外交原则。

      第四,当前各大国在阿富汗的利益目标有重叠之处,包括都希望阿富汗实现和平稳定和发展,以减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力量以及毒品对世界的危害;都认为政治和解最终将是阿富汗问题的唯一出路;都强调地区机制和地区一体化是确保阿富汗安定发展的有效途径,等等。然而,在如何实现这些“共同目标”方面,各国主张却大相径庭,乃至不乏相互对抗和暗中掣肘。尽管不能断言,实现阿富汗和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之作为战略目标,完全是大国在阿谋私利的道义借口,但在大国政治逻辑的作用下,这一目标本身正在被边缘化,正在成为大国明争暗斗的幕布,成为一些大国借以造势和谋势的原料。

      第五,中国的国家安全、新疆的安宁和“一带一路”倡议都同阿富汗局势息息相关。中国同阿富汗在经济上有极强的互补性,但在阿富汗特殊的政治生态中,理论上的经济互补性并不会自动顺利地转化为真实的互利合作。在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内,阿富汗重建平台上的大国政治主要以四种方式铺开:竞争性乃至排他性的一体化方案、能源管线/交通要道、资源开发及其行业规范、发展援助。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可能需要重新思考设施联通努力和国际发展合作(外援)的战略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