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科研管理 > 科研动态 > 潘维:为谁、为什么而奋斗?
潘维:为谁、为什么而奋斗?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 2016-11-29   作者:   点击次数: 812   [] [] [] [更大]

一、伟大的中国时代
    在少年和青年时代,我们这辈人里有不少人认为生不逢时。长征没了,抗战没了,解放战争没了,连抗美援朝都没了。1970年代初,在黑龙江的生产建设兵团里充斥这种绝望,知青们回不了城,整天跟边陲的黑土地打交道,这辈子算是没指望了。尚存的一丝希望是苏联大举入侵中国,我们轰轰烈烈地死或指挥千军万马立不朽功业。
    然而,临到退休时回头再看,和平时期的我们并不比战争时期的前辈平庸,这辈子过得同样精彩。我出国读博士花的是美国人的钱,上飞机时自己钱包里只有10美元,那是我全部存款了。但仅仅十年后,我们很多人就能靠在中国挣的钱送孩子去美国读书。我在美国读书期间曾有幸在大超市见到第一件“中国制造”,那是个家用电吹风机,质量差到不可思议,寿命用秒来计算。但仅仅十年后,美国几乎见不到不是中国制造的产品了。而今,连美国建大桥都得靠中国制造。世界人口第一大国不再以落后和挨饿闻名于世了。中国奇迹是我们这辈人努力的结果。
    我国以三十年为一代人。中国革命是两代人接续干成的,即(18)80后、90后、(19)00后、加上10后、20后、30后,他们把分裂挨打、割地赔款的中国变成了统一和强大的中国。我们这代人是40后、50后、60后,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与战争时代的前两代人比,我们经历不同,但日子过得同样艰辛,成就同样辉煌,我们把落后和饥饿的中华民族变成了比较富裕、比较先进的中华民族。
    我们的下一代人,70后、80后、90后,将接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赛程中的最后一棒,把中国变成世界上最先进、最富裕的国家。前面的路也必将曲曲折折,充斥艰辛。两代人完成革命,两代人完成建设。中华民族从1900年到2050年的这一个半世纪注定是充满痛苦与梦想,曲折与光荣的“大时代”,注定不会是“小时代”。
二、伟大时代里的平庸人
    即便在这样伟大的时代,我不过是个小人物,平庸之辈,既没有轰轰烈烈地死,也从无指挥千军万马的丝毫机会。但回国后我始终在思想和教书的岗位上兢兢业业,未敢懈怠。中国奇迹当然有我一份,而且我也同祖国共同进步,同享荣光。由此想到了件更重要的事,即英雄与平庸之辈的关系。
    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有两个含义。
    第一,英雄不是为出色而成为英雄的,而是为改善绝大多数平庸人的生活而做了杰出贡献才成为英雄。当大官发大财的人不少,但能被后代铭记的却很少。美国的富豪不是因为成了富豪而被记住,当他们为公共事业贡献了全部财富才成为英雄。事实上,99.99%的人都算不上出色。绝大多数人为活着而生,为养小孩、送老人而生,为享受较多体育和文化机会,为到世界各地去看一看的机会而辛勤工作。
    第二,因为有大批兢兢业业的平庸之辈才有了英雄。一将成名万骨枯,开国将军们无不深切怀念自己死去的战友,因为他们深知有了那些无名者们的牺牲才有了后来开国伟业的成就。我国连续四代人不懈的拼命努力,梦想其实很平庸,就是为绝大多数人过上更好的日子,让我们在民族之林里生存下去。
    一个政权为谁活着,靠谁活着?这是个重大问题。对我们每个人来说,为自己的出色而奋斗还是为大多数人的生存而奋斗?这也是个重大问题。我们中华复兴大业是否有前途,是否有光明的前途,就在于回答好这个问题。
三、个人奋斗与国家命运
    我曾在工程院硕士开学典礼上讲过一席话,主题是“科学工作者的祖国”。其中讲到自己的一个观察:在悲剧的祖国,成功的科学家也是悲剧;但在成功的祖国,成功的或不成功的,都获得了成功,因为他们的祖国成功了。
巴基斯坦的原子弹之父是个传奇,比该国总统的名气还大。可这位科学家身边充满美国间谍,不得不在监狱度过余生。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只要买个稍贵点的东西就会被问是不是日本人。而今全世界都会认为买贵重商品的东亚面孔必定是中国人。在拉美,过去不少发了财的华人不愿承认自己的华裔血统,称自己是日裔。而今却掉过来了,不少日裔拉美人称自己是华裔。华人华侨备受歧视的历史结束了。一位台湾的学长曾对我抱怨说,你比我年轻,在美国得到博士学位也比我晚好多年;可台湾在世界上的地位比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位低太多了,所以世界看重你的参与而不是我的参与。他说得很准确。
    个人的成功与国家的命运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国家出色,我们个人的成功才能得到承认。当你身居海外,这感受会倍加强烈。
四、个人奋斗与群体的质量
    个人的命运不仅与国家的命运连在一起,而且与其所在群体的质量有密切关系。
    前几天在一个选秀综艺节目里陈道明先生与几个年轻评委吵起来了。那些年轻的评委们认为参评的花鼓项目不好,虽然节目出色,却没显现出色的个人。陈道明先生对此说法很气愤,他认为群体质量是节目最重要的标准。我理解陈先生的愤怒。首先,个人的出众显现在其群体里,没有平庸哪来的出色?其次,“一个好汉三个帮”,没有群体的支撑个人不可能出众。再次,群体就是个人奋斗的目的,个人的努力难道不是为了在群体中获得更多尊重,寻求更多的安全和慰藉?最后,人类是群居动物,群体是个人生存的前提。各年龄段的人都愿意与群体在一起。脱离了群体,个人行为会变得非常怪异。
    当社会组织崩溃解体,个人必然堕落。人人自私自利,占国家或集体的便宜,占彼此的便宜,人人就都过得郁闷,自杀率会急剧升高。如此,我国的“大时代”就可能变成“小时代”。
    杰出的人通常是不讲个人奋斗的,他们总是把自己的成就归结于其团队的出色。“两弹一星”的元勋们经常讲那些无名工匠们的成就,因为那时原子弹、氢弹和卫星的成功取决于谁能用手工把零件加工到要求的精确度。人们记得那些大科学家的成功,可那些大科学家却念念不忘那些无名的工匠。
    公司或单位为了建立团队亲近感,建立相互支持的文化,定期做TB (team building,团队建设),同去度假旅游。团队质量是团队领袖杰出的基础。没有中国共产党就不会有党的出色领袖,党的领袖之所以出色在于他能让这个庞大的组织有高质量。因此,“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生死攸关的大事。
    既然个人的出色在于群体质量,所以我对鼓吹个人至上主义很反感。
五、为组织起来而奋斗
    资本的全球化给少数人带来了巨量的财富,却如洪水猛兽般冲垮了国家疆界,也冲毁了每个国家的社区组织及地方的核心价值观。社会组织的崩溃导致了今天原子化的、自私自利的个人,导致个人至上主义流行,社会遍地鸡毛。而今的中国社会迫切需要重新组织起来。
    而今居住社区的社会自组织缺位,自治权力解体,群众成了一盘散沙,治理越来越艰难,维持基本社会秩序的成本也越来越高。居民们绝望地期待“有组织”。如果共产党人不去组织居民,非共、反共的势力就会来填补真空。
    我有两个新同事,在美国获得了博士学位,通过激烈竞争得到了北大的教职,分别在国际关系学院和政府管理学院任教。快两年了,他们却因为没办法证明“我是我,我媳妇是我媳妇,我儿子是我儿子”,至今落不下户口。我指导的一个研究生毕业生十年了,却还需要证明“我是我”,飞回北京两次还是没办成。如果博士硕士们尚且如此,其他老百姓如何?谁能给他们慰藉和帮助?
每个人在奋斗的过程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挫折,都需要精神和实质上的支持和帮助。只有组织起来才有大家、有了大家我们就有了根,被欺负就有地方讲理,团结起来伸张正义。
    去年(2015年)7月6号到7号,我党召开了党的“群团工作会议”,总书记在会上做了个很重要的讲话,要求共青团组织扁平化,去科层化。我想,最接地气的群众工作就是放下身段去帮助社区居民组织起来。
    当你遭遇困难和不公正的时候,你是有组织的,有组织在帮你,而且这组织并非仅提供心灵鸡汤,而是能与党和政府密切沟通,能为大家解决困难。这样的中华社会大家庭是温馨、文明的,让奋斗者们有归属感。
    在我看来,把社区居民组织起来,服务于那些为生存而奋斗的人们,为家家户户排忧解难,应是我们党的主要任务,也应是共青团的主要任务。
    我今天的主题是“为谁,为什么而奋斗?”就共青团而言,我的答案是:为平庸的人,为他们平庸的生活而奋斗,为把群众组织起来而奋斗。用更简单的话说,就是“为人民服务”。这里寄托着中国伟大时代的希望。

文章来源:http://www.guancha.cn/PanWei/2016_11_25_381765_s.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