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学院新闻 >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友沙龙第十八期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全球气候治理向何处去?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友沙龙第十八期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全球气候治理向何处去?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 2017-07-03   作者: 院友会   点击次数: 286   [] [] [] [更大]

        2017年7月1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第十八期院友沙龙在学院二楼咖啡厅举办,来自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外事办、中国质量认证中心、世界资源研究所、华峰石化有限公司、北京未名湖教育科技中心等单位的院友及部分在校生参加了本次活动。

        本期沙龙的主讲人张海滨老师,现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政治专业主任。主要从事国际环境和气候政治、中国环境外交和联合国及全球治理研究。

        院友、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陈琪教授担任本期沙龙的主持人。陈老师首先跟大家分享了他对于气候问题的一些看法。他指出,虽然时代在不断变化,但是人类依旧需要理想和支柱,需要有人为公共治理做出应有的贡献。气候变化关乎人类未来发展,因此有关这一问题的讨论无疑具有深远的意义。

        在讲座环节,张海滨老师主要围绕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

        朗普宣布将退出《巴黎协定》这一重大事件之后“怎么看” 和“怎么办”两个问题展开系统分析。在“怎么看”部分,他提出了四个“怎么看”:怎么看特朗普的退出声明?怎么看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原因?怎么看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全球气候治理,特别是《巴黎协定》履约前景的影响?怎么看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中国的影响? 他首先分享了对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声明的解读。他认为,“利益”、“公平”、“环境影响”和“国家主权”是这份声明的四个关键词。尤其是特朗普多次提到《巴黎协定》有损美国主权,这在美国的气候谈判史上是很少见的,令人深刻感受到美国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敌意以及在美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被动消极姿态。关于特朗普在犹豫一段时间后最终还是决定退出《巴黎协定》,在张海滨老师看来,主要有5个原因:第一,从利益集团角度看,特朗普政府与美国化石能源利益集团关系密切。第二,从个人理念和价值观上看,特朗普是气候变化怀疑论者,而且拒绝承认国际气候合作中的基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第三,从治国理念和方略来看,特朗普片面强调美国优先。第四,从个人感情偏好上看,特朗普对奥巴马恨之入骨,必欲消除奥巴马的任何政治遗产而后快。而加入《巴黎协定》是奥巴马最自豪的政治遗产之一。第五,从美国当前的社会状况看,政治极化和社会分化现象十分严重,党派之间、社会各阶层之间高度对立,互不妥协,导致特朗普做决策时更多考虑自身阵营的立场。

        关于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全球气候治理的影响,张海滨老师结合定性和定量研究总结了7条:其一,将对《巴黎协定》的普遍性构成致命伤害,动摇以《巴黎协定》为核心的国际气候治理体制的根基;其二,意味着美国明确宣示彻底放弃追求全球气候治理的领导权,这将使《巴黎协定》履约中的领导力赤字问题显著恶化;其三,引发不良示范效应,重创国际气候合作信心;其四,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为自身获得较大的碳排放空间和较低的碳减排成本,同时将会对其它各地区碳排放预算形成不可忽视的挤压,进而推高其它各地区碳减排成本,最终增加实现《巴黎协定》温控2℃目标的难度和成本;其五,美国大幅削减国际气候援助资金削弱发展中国家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不利于《巴黎协定》目标的实现;其六,特朗普延迟采取气候行动可能导致全球减排错失最佳时间窗口;最后,特朗普政府大幅削减气候变化基础研究经费将对未来全球气候科学研究产生不利影响,最后会影响《巴黎协定》履约谈判的权威性。

        此外,由于美国仍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即使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后仍可参加缔约方大会,对未来《巴黎协定》的履约谈判可能起到搅局的作用。总而言之,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显著加大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难度,甚至导致《巴黎协定》的目标无法实现。就全球气候治理的全局而言,全球气候治理的框架不会坍塌,但确实会受到动摇;全球气候治理的进程不会逆转,但确实会受到迟滞。展望未来,中美携手发挥气候领导力的的格局被打破,新的领导力格局待定;减排模式由“自上而下”向“自下而上”过渡。“自下而上”是一种创新,没有经验可循,前景未定。由此,全球气候治理进入 “双过渡”新阶段。

        至于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中国的影响,张海滨老师也做了分析;第一,中国的生态脆弱性和面临的气候风险更加凸显;第二,中国的排放空间将被压缩,中国的减排负担和成本将增加;第三,从战略层面看,中美气候合作在中美关系中的支柱作用明显弱化;第四,将进一步巩固中国在可再生能源开发领域对美国的优势地位;第五,中国面临急剧上升的重新定义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角色的国际压力。中国可能被推到全球气候治理领导的位置,“当”还是“不当”是个大问题。

         在“怎么办”部分,张海滨老师强调,在当前形势下,全球气候治理千头万绪,但最紧要的是如何重建全球气候治理的领导力。摆在中国面前的有三个选择:方案A: 保持既定的发展节奏,忠实兑现自己的减排承诺,做好自己的事情,但不再为自己增加新的、额外的负担。方案B:全力以赴,取美国而代之,勇扛领导全球气候治理的大旗。方案C: 在国内努力应对气候变化的同时,积极回应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期待,但中国决不独自扛旗,而是大力运筹重建全球气候治理的集体领导体制,即“铁肩担道义,妙手促联合”。他主张中国应

        采用方案C。具体而言,就是力促C5取代 G2。C5即Climate 5的简称,中文为气候变化五国(方)俱乐部。五国(方)为中国、欧盟、印度、巴西和南非。G2 是指中美联合领导或中欧联合领导。他分析了建立C5的需要性与合理性,建议中国政府近期适时发起召开C5环境气候部长级会议。

        张海滨老师为此次讲座做了认真准备,带来了他最新的研究成果。他的发言受到院友们的普遍好评。在最后的交流环节,院友们结合自身的工作经历,纷纷发表评论,提出问题,与张海滨老师进行了深度交流与互动,现场气氛十分热烈而融洽。

        “国关院友沙龙”是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友会主办、面向全体国关院友的系列活动,目的是为院友们提供学习和交流的重要平台。每期沙龙均就国内外热点议题,邀请一位业内院友或学院老师进行理性深入的分析,促进院友们展开积极的互动交流,增强院友的凝聚力。目前,院友沙龙已经成功地举办了十八期,我们热情期待欢迎各位院友踊跃参与这项活动并分享自己的观点。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