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学院新闻 > “女博士”养成记:实现学业与生活的双赢——专访博士生论坛助理、2015年北大“学术十杰”获得者冯峥博士
“女博士”养成记:实现学业与生活的双赢——专访博士生论坛助理、2015年北大“学术十杰”获得者冯峥博士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 2015-07-02   作者:   点击次数: 10382   [] [] [] [更大]

采访手记:

  冯峥学姐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系2011级博士生,专注于中国地方国际化问题的研究。曾在《国际政治研究》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数篇,博士期间先后获得凌云奖学金、五四奖学金、国家奖学金等奖励,2015年获得北京大学第十七届研究生“学术十杰”称号。2013-2014年,担任国际关系学院2011级博士党支书兼班长,先后获北京大学“社会工作奖”、“优秀毕业生”、北京市“优秀毕业生”等荣誉。毕业后,冯峥将赴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从事教学科研工作。目前,她有一个九个月大的可爱女儿,这刷新了我们的“女博士观”——圆满的学业和生活!在此,博士生论坛特别对冯峥学姐进行了专访,希望能够对我院的博士生有所启发。

温婉可人的女博士冯峥

一、如何选择博士论文题目的?为什么选择学术道路?

  我的博士论文关注的是中国地方的国际化问题,是我硕士论文选题的延伸和细化。之所以会选择这个题目,是源于我对中国参与全球化的兴趣。全球化与国际化对中国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对中国国内的行为体产生了什么影响?如何影响了中国的央地关系和对外关系?这是我选题的初衷。在我看来,选题不应追随热点,而是选择自己感兴趣和能力范围之内的问题。个人兴趣与关怀才是写论文最强大的动力,尤其在最艰难困苦的时候。

  走学术道路不仅是选择一种职业,更是选择一种生活方式。我一直喜欢看书、思考、写作,觉得自己的性格最适合做学术研究。单纯增加知识的欣喜,寻找合理解释的好奇,都会指引你选择这种生活方式。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清净、理性、自律、平衡的生活方式,有美感,不世俗,在精神与智识上自给自足。当然这条路的缺点是物质上会比较匮乏,有家庭重担的男博士请慎重考虑。

二、如何规划自己博士阶段的学习与生活?

  博士阶段一般包括修学分、开题与中期考试、预答辩和答辩这些环节。最理想的安排是在博一修完课程,博二开题,博三出国交换,博四找工作、完成答辩。然而现实并不按计划进行,总有偏离与遗憾。无论怎样,尽快确定题目和完成开题都是最重要的。在博一修学分的时候就应开始严重地思考自己的选题了,这个时候可以开始做文献综述。博二尽量按时开题,给自己的研究和写作留出修正的余地。即使由于不可抗因素而更换了题目,也能保证及时转圜,按时完成。在博士期间,最好能够与导师保持频繁的沟通。我也经常因为自己论文没有进展而不敢去面见导师,然而事实上,即使没有成熟的想法,导师也不会给你难堪的。他随口推荐的一本文献,都会成为陷于停顿的论文的“重启键”。

三、一个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是,如何克服博士期间的拖延症?

  其实,我也曾是拖延症重度患者,尤其是在题目尚未确定、材料收集不顺的阶段。整个博士阶段就是“战拖”的历史,对我有用的“战拖”方法有三个:第一,自己设定最后期限。这个期限应该早于现实的期限,留出时间余地,能大大提升自己的精神面貌。第二,学习生活要有规律。尽量去图书馆写论文,去食堂吃饭,最好不要熬夜。图书馆闭馆后回宿舍好好休息,放空大脑,养精蓄锐。第三,不追求完美。完成论文初稿的过程是最痛苦的,因为“从无到有”最难;待到论文初稿写成,再一遍一遍地修改和打磨,反而相对容易了。因此一定提早完成初稿,这样才留出足够的时间来修改,最终定稿。

四、博士论坛助理的工作对你完成博士学业有什么帮助?

  我从2012年春开始做论坛助理,组织和参与博士论坛已经成为我博士生涯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论坛对我的影响有三个方面:第一,论坛让我与学术“亲密接触”,有了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两周一次的活动,把“新鲜”的前沿问题送到你面前,饱食一餐;第二,论坛中同学的交流与争论,让我接触到多元的观点,跳出博士生“闭门造车”的恶性循环;第三,通过论坛我认识了许多学院老师、各地年轻学者、学术期刊的编辑,这些联系对我个人帮助很大。对我毕业和求职起了关键作用的文章,就是在论坛发言的基础上修改并发表的。这得益于指导论坛工作的宋伟老师和院刊编辑部庄俊举老师的殷切鼓励与悉心帮助。

五、作为一个宝妈,如何“平衡”生活与学习间的关系?

  记得麦肯锡一位女合伙人说过:“人生就像一场酒驾,在保证不撞车不翻车的前提下朝着目的地蜿蜒的前进。”我们都追求学习与家庭的平衡,然而真正做到优雅的人很少,我也做不到。我不断学着与漏洞百出的人生和平共处,与不完美的自己握手言欢,学会在一片狼藉中泰然自若,学会在“死线”当头时从容不迫。作为一个承担照料孩子和完成论文的双重压力的女博士,我慢慢学会“设立界限”:把论文和生活分开。论文和女儿是我的两个孩子,照料两个孩子的时间要保证完整独立,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有了孩子之后,我很少拖延了,因为我知道,如果不马上着手,我就没有时间完成了。对我来说,每一天都像海绵一样,不挤就没有水,我必须学会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无限的任务。这种紧迫感和“边界感”让我有效地遏制了拖延,完成了比以往更多的任务。

六、专业以外有什么兴趣爱好?对正在读博的师弟师妹有什么寄语?

  除了专业以外,我对心理学特别感兴趣,尤其是人格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我自学过许多心理学的经典教材,也选修了心理学系的研究生课程,还拿到了十几个学分。我对文学和社会学也很感兴趣,平时的业余时间都用来看这些方面的书了。看书让我恢复平静,身心放松,重拾元气。

  对于正在攻读博士的师弟师妹,我特别想说的是,才华和天赋固然值得羡慕,但是持久的努力、大胆的尝试、不惧失败的勇气更为关键。在读博的过程中,每个人都会经历最艰苦、最绝望的时期,身在其中,茫茫黑夜,看不到一丝曙光。然而此时能做的,就是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人生并不完美,遗憾如影随形,我们能保证的,只有认真准备,好好发挥,以谦卑的姿态去争取每一个机会。这样,当你回头来看时,一切都理所应当,一切都水到渠成。

                              (博士生论坛采访、整理供稿)